【我和我的男人】(21)作者:神秘海峰   其它小说 
 字数:5968


         第二十一章:这算是“出柜”?

   昏暗的上海被蒙蒙细雨笼罩,一排排的街灯在雨中亮起,忙碌的人们终于卸 去一天的工作压力享受着晚间难得的轻松,就在这个城市的一片商业区里,一间 办公室还在亮着灯。我就在这里加着班。

       就在两个星期前,公司的可恶同事被打了。原因我当然知道。只不过我真的
 没想到家里的那个男人真的会干出这种事。而且他在教训我同事的时候还特意点 出了我的名字,让他以后离我远点,不准在“骚扰”我。我当时心里那叫一个紧张。 这种事情怎么还这么嚣张?虽然是在没有人的里弄里面,但是也要顾及到我呀! 可男人霸气的说:“如果我不告诉他,他怎么知道为什么惹着我了?那样不是白教 训他了?”我想想也对,也就不再多说了。

        其实我自己心里还是挺有一丝温暖的。毕竟有个男人为我出头,教训了我最
 讨厌和最不愿面对的人。这种心理带有某种心理的依赖,让我对这个男人产生了 一丝“眷恋”。我是单亲家庭,从懂事起就有非常强烈的“不安全感”。这么多年,我
 总感觉自己像一个漂泊的浮萍,希望找到一个安静的港湾。曾几何时,我自己认为 有过快乐的时光,但很快就破碎了。在这之后作为“南漂”的一员我来到了上海。不 经意间,被另一个男人霸占。由于自己的疏忽,又被另一个恶棍侵犯。如今,霸占 我的男人为了我教训了这个恶棍,对我而言是我成长到今天除了小时候妈妈之外唯 一能够替我扛事的人。这也许就是命?如果这真的是命,那我可以认吗?

       自从家里的男人教训了恶棍同事,对我就好像拥有了某种“天赋的权利”。每天
 回家会让我换上女装,散开头发,轻施一些淡妆。说这样会让我更“乖”,他也更会 有感觉。我非常的奇怪!有感觉?早些日子把我弄上床的时候怎么来的感觉?那时 候我可还是标准的男人装扮啊!现在玩感觉?什么屁感觉?!

   事情过后三个多星期,家里的男人似乎已经进入了家庭角色,每晚都会要我, 当然,我还是很爱惜自己的,尽量控制使用后边的次数。只不过男人对我太强势, 每次不把我弄的虚脱再也硬不起来决不会放过我的身体。用现在的一句广告语讲 旧时「完全停不下来」。而我也总觉得身体里总有一股燥热在困扰着我,总觉得 后边痒痒的,需要男人硬家伙捅进去才能舒缓。只是为了身体考虑,用嘴的次数 和身体其它部位(比如大腿缝,就是把大腿根部夹紧,用后入或者半侧入的方式 进行。还有就是我坐在他身上,后背对着他,前面用手握着他的硬梆梆的肉棒, 把我的阳具和他的握在一起,借着身体起伏的节奏,给他打飞机。因为润滑液比 较多,而且我是连龟头带睾丸一起按摩刺激,他自己的感觉也还满意。)类似这 样的方式开始多了起来。男人感觉很新鲜也就乐意看着我自己在他身上忙乎。而且 我发现他对于我能被他刺激的喷涌出来这件事,更能刺激他的神经。因为那个时候 男人那种征服者的眼神像利剑一样刺进我的心里。

   现在的我坐在我的工位上,想要感觉又来了,后边酸胀的难受。而且感觉屁 股似乎有些变得更翘了。我坐在椅子上一边加班,一边有意无意的收缩我的肛门, 左右扭动一下我的腰,利用括约肌和直肠内部的肌肉收缩缓解这种不上不下的感 觉。甚至用屁股左右蹭一蹭椅子面,这样感觉会觉得肛门直肠的感觉舒服一些。
   「唉……最近用的太频繁了,不会脱肛吧?」我暗自思量着。「同性之间连 接的纽带有一半的原因就是性关系,尤其是对于这种男人吧?」想到这里,我突 然想起这段时间对于楠似乎太有点冷落了。她最近有事没事都会找我聊天,吃饭, 甚至暗示我去她住的地方。我因为最近过于「疲劳」总是借口躲开。

   一想到“楠”,我总会有种“恍如隔世”之感。我跟她的关系算什么?最后的结局
 会是什么样?我们不会有未来的。可我该怎么解决?我很后悔在一开始没跟她说 明白。可当时的情况怎么能说明白?或者说,我怎么说得出口?我对他说,我有 男人?或者我告诉她,我其实充当“女性”的角色?可我对自己的性别认知到底是什 么?我对女性这个性别是怎么认识的?我的性快感其实更多的是来自于男人施加与 我的,可我跟楠......唉!太烦了!或者我消失会不会更好?

   有几次,楠趁午休的时间找我,约我到仓库附近,当然会发生一些事情,但 是做到中途,进入主题的时候我根本举不起来。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每天晚上都 高潮的喷涌三四次之多,第二天能起来才怪。每次看到楠欲火难耐的眼神和因为 衣衫半裸情欲勃发得散发迷人肉欲的身体,我只能无奈的用最近太劳累的借口安 慰她。反复四五次之后,我觉得楠开始对我情绪奇怪起来。我稍微有些动静就盯 着我。

   今天中午,楠在楼道口拦住了我。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同事们中午要么 出去逛街休息,要么就在工位上睡觉,楼道一个人都没有。

   「你最近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对我?」楠冷冷的质问。

   「没有啊?」我装作糊涂的回答道。

   「想甩了我是不是?」楠继续质问。「上次在我的住处让你吃到嘴了,新鲜 感就没有了,觉得我讨厌了?是不是?」楠的声音越来越大,情绪越来越激动。 「我告诉你,我不是那种欲女,但是你要跟我说实话,为什么?」

   「我真的没什么,你给我点时间。我最近事情太多了。」我喃喃的低语,算 是回答吧。

   之后我就慌不择路的回到工位上,再也不抬起头了。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忽然响起。我接听起来还没说话,一个熟悉的 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要加班到什么时候?嗯?」

   「我正干活呢,好多人都在,你有什么事?」我赶忙撒谎回答。

   「什么什么事?」这个发情的牲口一点羞耻都不讲。「我这今天憋坏了,要 操我的老婆啊!」

   「放屁,这一阵你都没闲着。」我故意没好气的说。

   「那还不是你屁股够劲么。在办公室里操你怎么样?」

   「滚!」我听着他的话言乱语,抬起眼看了看安静的办公室。脑海中突然闪 过在这里做爱的画面,让我的身体更加燥热。「好多人呢,我先不说了。」我敷 衍一句,想赶紧挂电话。

   「好多人?不会吧?我怎么没看见?」

   「你在哪?」我听到这句话激灵一下,抬起头又看了看四周。

   「我在你门口呢。」这个变态的声音更加放肆。「好多人是好多鬼吧?」
   我向门口处仔细的张望了一下。果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晃动。

   我木然的无言,下意识的向门口走去。

   办公室顶灯半明半暗,工位上的台灯暖暖的色调让人情欲涌动。我的衬衫已 经被解开,肉肉的胸部和乳头在变态的手中把玩。指尖每一次滑过我的乳头,都 让我身体微微一颤。挑逗的双手在我的上半身游走。腋下、胸部、腰部、尤其是 胸部被揉捏的酥麻的快感占据了我所有神经。我慢慢放松,体会着逐渐充盈起来 的淫欲。

   「这地方不错,今天我们放开些玩。」男人在我的耳边低语。

   他的话语对我却似乎有着不一样的魔力。「放开些?」我穿着粗气,我感觉 屁股越来越痒了。「我什么时候放不开了?什么时候没让你玩爽了?」我迫不及 待的吻上了他的唇。他回应着我,我俩舌头缠绵到了一起。当他离开我的嘴唇时, 开始用力吸允我的耳垂,甚至直接将整个耳朵吃进他口中,时而还用牙齿轻轻的 咬住耳朵耳垂轻轻的向后拽。还故意发出嘶嘶的嘬声刺激着我。我的呼吸开始急 促起来。

   我被他半推半抬到工作桌上,男人把我的裤带解开,把我的裤子和内裤褪了 下来。一边亲吻着我,一边把我的腿抬高,直到我的脚踩到桌面上。

   「宝贝,往前来点。」男人往前拉着我。我顺从的往前挪了挪我的身子。这 样我的屁股就全部在桌子外边了。男人在手上倒上润滑液后,没润滑液的手扶着 我的腰,嘴不停地刺激我的耳朵、脖子和乳头等敏感带,另一只手把润滑液抹在 我的肛门口,开始攻击和刺激我的肛门。不时的还抓揉了几下我的屁股肉。
   「屁股肥吗?」我用语言刺激着他。「都让你干这么久了,怎么还跟没喂过 你一样。」

   「我干不够怎么办?」男人的手指捅进我的肛门。

   这种刺激的快感让我实在受不了,发出了充满诱惑的淫声。「啊……喔… …唔……」

   「小宝贝,这就开始了?呵呵……」男人调侃的说道。「喔……你……嗯……好舒服。」

   「是吗?你的身体天生就是挨男人捅的。想要吗?」他的手指轻轻的摩擦着 臀沟,慢慢的将两根手指向里探索,同时开始扩张我的肛门。

   我一边呻吟,一边解开了他的白衬衫,衬衫下的身体虽然没有很发达的胸肌, 但对我却有独特的吸引力。那是男人在获得性猎物时送散发出来的魅力。我迫不 及待的将嘴亲向他胸口,用舌头舔着脖下,用嘴一楼咬住左侧的那个乳头。
   「小骚货,小嘴真会舔……来……」他也兴奋的开始呻吟。

   此时我被他按在办公桌上,裤子内裤均被他扒到膝盖下边。

   我全身赤裸着爬在桌子边缘。男人从后面趴在我身上,舌头在我后背肆意的 游走,那只手仍在屁股上抚摸,并又加强了探索了力道。虽然他用过次数很多, 但我后面却越来越刺痒,慢慢的我扭动的幅度开始加大。

   「你果然这么骚啊,老公摸得你爽吗?嗯?」男人一边用手指在我身体中进 去,一边奚落和嘲讽我。

   「我后边好痒啊,我想……」

   「嘿嘿,看来是真的管用啊。」男人突然邪恶的回应。

   「嗯?什么管用?」我迷离的眼神看着他,身体无力的趴在桌上,只想把屁 股翘得更高,让手指带来更多的快感。

   「呵呵……我看的一个偏方,前天操完你,我发现掉了些阴毛在你的屁股周 围,你还记得我抬你的腿用手捅你屁眼,还说让精液别流出来吗?那是我借着你 那屁股沟里精液,全塞你屁眼里了。」

   「你好无耻!流氓!变态!」我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你怎么那么折磨我? 我对你还不顺从吗?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做人?」

   「哎哟……怕什么?这个对你身体没什么伤害,只不过是些头发末。我刺激 你的肛门的时候,屁眼里面一紧张就会痒痒,就会渴望男人的鸡巴。」他看我眼 圈红了,赶紧一边亲吻我,一边安慰我。

   「放屁,那个……真没什么伤害吗?」我被他的软语呢哝的似乎平静了一些。 「真的不会?我这两天后面偶尔就会痒。」

   「看来你发春的厉害啊,哈哈……是不是老公操你的不够啊……不过你别说, 我觉得你今天跟以前就不一样,现在更骚了。你看你现在屁眼就一紧一紧的了。」
   「你就顾着你爽……根本不管我。」我说着眼圈又红了。

   「别哭……宝贝儿,我爽的时候,你不爽吗?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他挑逗 着我,两根手指在我的身体里四下扭动。「是不是这里痒?或者这里?」

   「不要……我……」我被他的手指挑拨的浑身发烫,眼前一片迷离,我的直 肠里面感觉似痒不痒的那种劲头实在是说不出来。我渴望强烈的摩擦才能缓解现 在的那种性饥渴。

   「哇……嗯……哦……啊……老公……好爽啊……啊……我想要你……」
   「喔……是吗?刚才不是还哭天抹泪的吗?受不了你这个小骚货……告诉我, 你是不是欠操?」

   我扭过身体,一只胳膊环绕着他的脖子,迎合着他说:「都是你让我变成这 样。啊……而且你还那么坏,让人家越来越骚,操我吧,老公……」

   「嗯……这样才对嘛!」他把我的手放在了他的下边。我瞬间感觉到一个巨 大的肉棒被我隔着裤子抓在手中。我轻轻的把手上下抚动,不断地抚摸着硬硬的 感觉。

   他一只手压着我的头,另一只手在后面悉悉索索,我知道他已经把裤子脱下 来了。让我觉得这个男人有着无比的力量和无法抗拒的诱惑力。

   「要我操你么?」他的鸡巴终于靠近我的肛门,但是他不进来,只是在我的 屁股沟和肛门口擦来抹去的刺激着我。

   「哦……不行了……我要你……我要你!」我说着便用尽全身的力气从他的 身下起来,抱住他直接来了个翻滚。我俩摔在公司的沙发上,这下就变成了他仰 靠在桌子旁,我爬在他身上。

   我在他的身上扭动着,感觉我的小腹有一根硬硬的东西在顶着。我低下头看 着已经硬的通红的肉棒,使劲的咽了下口水,然后迫不及待的一口叼住它,用力 的吸允、舔舐,而且来回得用我的脸和舌头摩擦着。双手也不闲着,发情一样的 来回抚摸着长满浓毛的下腹和在嘴里进出的鸡巴。

   「哦……小骚货……真会吃……昨天才吃过老公的鸡巴了。嗯?哦……舌头 真会舔……哦……不要那么嘬,受不了,喔!太紧了。我要射在……啊啊……射 在你嘴里……唔……喜欢吗?嗯?说啊……」男人说着淫荡的粗话。

   「你……怎么……这么……快……。就射了?」我含着嘴里的精液,词汇不 清的一点一点的嘟囔出来。我四下寻找能吐出的嘴里东西的地方。

   「咽下去吧,再来……」男人一把拉过我,把我的头又朝着他的胯下按了下 去。

   我后面已经痒的不行了,我需要一个止痒的东西。我想都没想直接把精液大 半咽了下去,又一口叼住半软的鸡巴。射过精的鸡巴有很强烈的气味,但是这个 气味刺激着我,嘴里剩余的精液成了润滑的春药。精液混着口水,从我的嘴中流 出,流到男人的下体上。这种视觉的刺激很快让男人的鸡巴在我的嘴里又勃起的 硬梆梆的了。

   他一把拉起跪在地上的我。我用手抚摸着,撸动着他的鸡巴。他一把把我抱 起转身让我又趴在办公桌上然后分开我的两腿,拍着我的屁股。

   「骚逼……看我不操死你的!」说完他毫不客气的直接抵住了我的屁眼。我 瞬间感到直肠因为太痒而收紧洞口。没等我缓和一下,他便一下子捅了进来。
   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和舒爽感使我放声大叫……不仅没有痛楚的感觉,龟头的 蘑菇状边缘摩擦着直肠内壁,就像痒痒挠止痒一样,一下一下的让我全身舒爽。
   「啊!!啊!!啊!老公啊……啊……啊……太爽了!老公!!啊……老公!!!
 不行了……啊……啊……就是那里,就是那里!我好爽……喔……啊!!老公!」
   你们觉得我淫荡吗?我当时确实被身体的那种烦躁冲昏了头脑。我当时只想 赶紧找个鸡巴操我,让我屁眼里的瘙痒制止。

   那一次真的「酣畅淋漓」。无论是男人抱着我的屁股,用各种姿势操我;还 是我坐在他身上,前后左右的扭动我的屁股,寻找龟头最佳的止痒位置。我身体 的反应都是鸡巴捅一下,我就收缩一下的屁眼紧箍一下直肠里的鸡巴。男人越干 我越惊喜。

   「老婆……满足吗?嗯?老公的鸡巴大吗?啊?说啊!」男人兴奋的说着。 鸡巴在我的屁眼里大力的抽插,每一次进出都带出不少混合着淫液(那是我的口 水和他射进我嘴里残存的精液)和润滑油的混合体。

   「老公再快点好吗?啊……啊……痒……痒死……痒死了啊……」此时的我 成仰躺试躺在办公桌上,双腿被他一手抓住一个脚踝拉向两边。下体与他交合的 地方由于他的冲击,发出吧唧吧唧和噗呲噗呲的淫荡声音。他则站在地上双手扶 着我脚踝,在办公桌旁站着猛力的干着我。

   「小宝贝……小骚逼啊……。啊……唔……小浪货……啊……啊……你是我 的,喔!怎么就这么浪了呢?老公要爽死你……」说完他身子一前倾,两手抱住 我的身子,直接把我抱在他怀里,我急忙搂住他的脖子,生怕自己从他身上滑落 下去而失去大鸡巴。他就这样抱着我在办公室来回走动,边走边操我。每走一步 都把我上下运动,大鸡巴每次都直插到底。

   「喔……老公……唔……嗯……」我发出淫荡的呜咽,一边吻着他的脸,他 的耳朵,吸允着他的脖子。一边用我的意念感受着屁股被鸡巴由下而上穿刺的快 感。

   「啊!!!!!」一个尖厉恐怖的女声音在傍边突然响起!

   男人抱着我停在原地,我抬起头看见了楠惊恐的面庞。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